7080棋牌

刘汉如:被忽悠来的企业推手

发布时间:2017-08-25 浏览次数:
      马鞍山建机厂老厂长徐冬生当年花8000元“买”来一个大学生时,他可能并没有想到,这个举动开启了老厂的新时代。

    “忽悠来的”厂长

    “幸好是赶上了团中央录制节目,否则你很难见到刘总,更别谈采访了。刘总很少接受采访”。在马鞍山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华菱公司办公楼3层,公司一位负责宣传的办公室人员很替如愿采访的记者庆幸。
    即将度过不惑之年、中等身材的刘汉如,眼袋很大,穿着不甚讲究,甚至在说话的时候卷起自己的裤角。“按现在的话说,我是被忽悠进来的”,刘汉如回忆他是如何来到星马的:“我是被学校‘卖’进星马的”。刘汉如边说边哈哈大笑。
    1988年,马鞍山市建机厂(星马和华菱的前身)厂长徐冬生的一个朋友把一位合肥工业大学的老师领到厂里,向他“推销”大学生,每位学生收费8000元。徐冬生正需要人才,满口答应,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一是学汽车专业的,二是农村出身的孩子。他认为农村出身的孩子不娇气,能吃苦。
    合肥工业大学当年对一部分大学生有偿分配,就这样把刘汉如“卖”给星马。刘出身于滁州农村、一直担任班长。学校的考虑是,既然人家花钱,就不能“卖”差生。但刘汉如心里不是滋味,因为其他同学都分到了一汽、二汽以及济南重汽、广东标致,而自己进的厂连江浙一带的乡镇企业都比不上。显然,班长的脸没地儿搁。
    刘换了个思维方式:大型企业里人才济济,在小企业能被人看重,说不定能闯出一片新天地。
这是刘汉如此后的升职记录:不到半年,成为厂里最年轻的车间主任;6年后,刘汉如28岁,完成从一名普通技术人员到厂长的转身。
    刘向记者回忆他履新后的****次改革:“上任之后,****件事就搞分配体制改革,动工资,取消奖金,把固定工资的30%和绩效挂钩,进行浮动。”
    “方案制定出来之后,首先在领导班子里统一了认识,又在职工大会上获得了通过,看样子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可是,正式实行的时候,出问题了。趁我出差在外,那些只爱动嘴不爱动脑的老工人不服气,30多人聚集在一起搞罢工,全厂生产陷入了停顿。”
    “我一听消息就赶回来。当时我是气坏了,就桌子一拍说,宁可停产3个月、4个月,也要把问题搞通,不想干的可以退休、退职,给想干的人让路,不改革,公司就没有出路。”
    刘汉如认为,生气归生气,私下工作还得做。刘找老工人谈心,几天下来,那些“反对派”心也软了,耗不住了,信服了。

  ****次推手:上市背后的资金故事

    刘汉如分配改革的一些细节,看起来和其他国企改革的****步并无不同。他走的另一着棋引人瞩目:推动星马上市。这着棋使马鞍山市建机厂转身为星马股份,成为企业界的一颗闪亮之“星”。
    星马汽车上市前,马鞍山市建机厂的情况是,“当初在实施500台技改时,凭借300万固定资产获得了 2000万贷款,负债率高得可怕,经过几年的偿还,到90年代末仍然高达90%。这样的负债率,别说上市,就连企业正常运转都捉襟见肘。”
    头等难题是如何降低负债率。刘汉如想得到市政府的支持,把所欠市财政贷款170万债转股,但分管市长的态度却基本上没有回旋余地。
    刘汉如心里挺受挫折,但是又不能放弃,于是发动全厂职工参股,从职工那里募集了200万股金。
200万股金当然太少了。刘对市政府还没死心,想得到政府的支持,决定尝试另外一种途径。
    其时,马鞍山另外一家国有企业金星化工公司下属炭黑厂和东风汽车下属轮胎厂有业务关系,轮胎厂欠炭黑厂几百万元,拖得炭黑厂苦不堪言、濒临倒闭。而同时,星马公司购买东风汽车的底盘,欠东风公司数百万货款。
    “用我们欠你的债,抵你们欠马鞍山炭黑厂的债,怎么样?”刘汉如问东风汽车。东风汽车很高兴,欣然答应。刘汉如又来到金星化工公司,与金星协商:“东风轮胎厂欠你们的钱由我们来还,不过我们只能还一半,另外一半作为股金留在我们公司,让你们成为我们的股东,怎么样?”
    金星公司同意加盟,这让星马一下子减轻了200万元的债务。于是刘汉如第二次登门拜访市长,向市长表示:职工信任我们,金星化工也信任我们,都成了企业的股东,没想到政府不信任我们。政府就不能支持支持我们的发展?
    市里于是召开了一次会议,专门研究星马债转股的问题,把170万市政贷款转到国有独资企业三维集团的名下,以三维集团作为出资人转为股本,答应给星马公司资金。
   “但是资金还是不够,怎么办?还只有再找,我们找到了省经贸投资公司。当时的情况是,省经投是省政府每年拨一部分资金,由其运作,用于配合全省经济发展和经济结构调整,以投资的形式参与和支持符合全省经济统一发展方向的项目或企业。”
    省经投出资金,更多的意义体现在政府的层面上。刘请了经投老总武大安过来参观考察。”
    记者从安徽经贸投资集团负责人武大安(现任省担保集团副总经理)那里了解到,当他前往刚刚划地而建的马鞍山经济开发区考察时,正好一场大雨刚过,马鞍山市建机厂“泊”在一片水汪汪的农田中。这里连三通一平都还谈不上。武大安去的时候刘汉如恰巧不在,负责接待的其他管理人员有条不紊,财务帐目清清楚楚。武在这里看到了“他们的团队好”。
    武大安很满意,签了投资意向书。然而经贸委的领导认为星马公司规模小,负债率高,投资风险太大,很长时间都没批。
    刘汉如去了好几趟合肥,去找经贸委的领导,向各领导、各处室宣讲星马的发展现状和前景,解释负债率高的缘故。不过,效果还不是很明显。
    恰好在这个时候,省长王金山要来马鞍山视察工作。刘很想趁这个机会和省长谈一谈,于是就绕开市领导,直接去找省长,想请他去星马看一看。刘回忆当时的状况:“在进省长房间之前,我还犹豫一会,不过,我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心一横,就进去了,没想到,与省长的谈话进行得相当顺利,王省长答应去星马走一趟。”
    王金山省长在星马考察了两个多小时,对于星马的发展表示了肯定,并批示省经贸委给予星马支持,经投后来就以200万参股。星马汽车上市迈出了关键一步。

  第二次推手:“赌注”般的二次创业

    2006年3月27日,华菱重卡第5000台下线,标志着华菱整车事业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相较于其他重卡汽车企业,对于5000这个数字,华菱把它缩短成了18个月。而国内其他同类企业,则在经过了几年的发展之后,总量尚徘徊在1000台左右。
    据了解,2002年,星马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策,跨出专用汽车行列,打进整车制造业。决定推出一万辆重型汽车底盘项目,让星马成为真正的汽车制造企业。这是刘汉如继推手星马上市后的第二个大动作:以股份制方式建立华菱重卡公司。
    “睡不好觉,一直都睡不好觉,直到我们一万台生产线真正建设起来,才睡安稳点,因为担心的事情太多,焦虑的太多了。资金、人才、生产资格等等都是需要我们去解决的事情。”说完这话之后的刘汉如,长长舒了一口气,“我们现在终于熬过去了。华菱的未来值得期待。”
    “不过,搞重卡,谈何容易?问题太多,一开始,内部意见不统一,分为两派,有人认为可以搞,有人坚决认为不能搞,没资金、没人才、没资格,凭什么搞重卡?”刘回忆。
    据有关人士透露,其实早在刘汉如引进重卡项目之前,曾经询问上级领导,是不是可以搞重卡,结果得到一个否定的回答,“****不要搞重卡,因为一汽、二汽、济南重汽的力量很雄厚,国家的支持力度比较大”。不过,这对刘汉如的打击不大,因为这样的反对声音太多了。
    在国家提倡自主品牌创新之前,刘汉如就开始注重自主创新。搞重卡项目的理由简单而直白,“随着我国高速公路的飞速发展,必将迎来大吨位重型载货卡车的高速发展,重型汽车底盘需求量已经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况且,自己生产的专用车,底盘全部从国外购进,有了自己的底盘生产线,内部就可以消化一大半。”刘认为,目前全国的重卡市场应该是几十万辆,一汽5万多辆,二汽7万多辆,济南重汽大概在4万辆,所以重卡市场潜力很大。
    刘汉如做重卡还有更深的想法:“如果没有乐凯胶卷,中国的老百姓就不会用上现在这么便宜的柯达进口胶卷。今天的重型车市场有了我们的产品,就可以逼迫进口车降价,进行本土化生产。这样,既能带动民族汽车工业的发展,又能使本土产品的技术含量上一个台阶。因此,尽管风险很大,我们还是不遗余力地去做。即便是成为商用车界的‘乐凯’,但我们的厂子在这里,设备在这里,它就不会被灭掉。不论是国内企业还是国外企业重组它,它必定还在发展。”
    有压力的还是资金。“我们把全部资金搭上去了,把全部的家当搭上去了,有时还会拖欠工人的工资,还要到处借贷,风险和压力是很大的。不过,冒的风险越大,未来的效益就会越大,这就好像赌博,赌注越大,赚钱越多。不过,这只是一个比喻啊,投资和赌博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样,赌博靠运气,而投资要靠策略。”
    像奇瑞的尹同耀一样,刘汉如对高级人才的引进也是常用“忽悠”。当下华菱重卡的几位副老总,有刘汉如的同学,他说是“骗”过来的;还有从二汽挖过来一个副总,分管技术,零部件设计改造,****负责车身、车架设计。记者问刘汉如是如何“忽悠”来的,他坦陈,华菱重卡可以充分为他们提供舞台,就是自己经常说的“用事业留人”。
    “相比于资金、人才,华菱更缺乏的是生产资格,没有生产资格,你有足够的资金,足够的人才都是白搭”,刘介绍,“制造汽车,必须要获得国家批准,没有准入证,再好的车也不准上路。其实,李书福的经验告诉我,制造汽车需要勇气,当年吉利汽车李书福就是在没有拿到国家许可证的情况下,决心开发轿车,****辆汽车下线,直到3年后才拿到许可证。”
    “只有背水一战了,这需要勇气,2002年破土兴建重卡生产线时,根本没有许可证,被逼上了路,那时候也在两手准备,一面向国务院发改委申报,另外一面想寻壳上市。不过,星马幸运地遇上了湖南重汽,一家有准入证却连年亏损的企业,其实已经停产多年。经过了一系列艰苦的谈判,终于拿下来了,星马投资5000万,控股67%,华菱成功获得了准入证,我一下子觉得轻松多了----终于大展拳脚了。”
    刘汉如并不认可外界传说的星马运气好的说法,“其实哪有这么多‘巧’?这都是经过多次论证和掂量的,这个过程中我们闷头克服的困难只有自己知道。正是因为星马发扬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才把这许多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现实。”刘汉如解释。
    采访之后记者要求拍照,他带着记者一会儿楼上,一会儿楼下,一会儿重卡车间,一会公司大门外。刘汉如没有丝毫的不耐烦,显示了让人意外的认真劲。刘的大学辅导员宋黎明的一句评价,“对于自己一手打造的企业,有着特别的热爱。”可能恰可以解释刘汉如强悍之外的耐心。(陈卫民)